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汉从种田开始 第一百八十章 无功而返


    坐在前往少府的马车上,张然激动的情绪渐渐消退了一下,也不禁回想起刚才赵广以及李充说的话。

    其实说起来,赵广所言不虚,若是按照现有的律法来说,少府是根本不需要给那些隶臣以及赘婿,贾人们发放御寒衣物的。不但如此,而且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还必须自带干粮,无偿给官府服劳役。

    是以,这个时代的律法以及规章制度如此,就算张然在怎么愤怒,也无济于事,毕竟他才不过是区区一个秩三百石的禁圃左丞,是没资格改变规则的。

    这种情况下,正如李充所说的那样,就算他孤身去了尚衣署,对方九成也不会理会他的给奴隶以及劳役发放衣物的“无力”要求的!

    想到这里,张然不由暗叹一声道:“看来,也只能去找少府卿赵禹求求情了!不然仅凭我自己,还真搞不定这件事啊!”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张然便提起否了前往尚衣署的打算。是以,他在从未央宫的北阙入宫之后,便直奔赵禹所在的少府官署而去。

    (ps:未央宫的宫门众多,其中东阙为文武百官以及诸侯王朝见天子时所入的宫门,从这里进入未央宫,可以直接抵达未央宫的前殿。

    而北阙则为普通士人以及百姓们入宫时所入的宫门。同时,这也是少府诸多官吏们经常出入的宫门。而董仲舒以及张然所在的府第,也是因为靠近北阙,才因而被称为北阙甲第。

    并且,少府虽然处在未央宫之中,辖下的部门众多,所占面积也不小。但少府的官员们,却被限制在靠近北阙的这片区域内活动,是不能随便前往未央宫内的其他区域的!

    而且,通往各处宫殿的路口,都有宫廷侍卫专门把守,若是想从此地过,必须有天子赐予的竹符才能通行!)

    ……

    在奉上自己的官印,让少府的佐吏代为通禀之后,张然很快便得到了少府卿赵禹的传唤。

    随着佐吏一起来到少府官署的正堂,张然看了看前方伏案奋笔疾书,埋头处理公务的赵禹,深吸一口气,上前拜道:“禁圃左丞张然,见过赵公!”

    听到声音后,赵禹身子一顿,缓缓抬起头,轻轻瞥了张然一眼,然后伸手示意道:“汝且起身,坐!”

    “喏!”张然迅速站直了身子,然后走到一旁,自己寻了一个空位,缓缓坐了下来!

    此时,赵禹转过头,语气平和的对张然道:“小郎去而复返,可是遇到什么难题了?若是有何难处,只管道来便是!”

    张然拱了拱手,回答道:“回赵公,此番余前来,确有一事,想请赵公相助一二!”

    “哦?”赵禹闻言手中的毛笔顿时停在了半空中,随后他顺手将毛笔放回笔架上,翘起眉毛,对张然询问道:“小郎且说说看!”

    “唯!”张然躬身拜了拜,这才开口,尽量以简明扼要的方式,向赵禹叙说道:“回禀赵公,适才吾去了一趟建章宫苑,发现将作署派来的工匠,大都身着单衣,更有甚者衣不蔽体…巴拉巴拉…”

    说完工地的情况,以及自己的想法后,张然俯身对赵禹拜道:“赵公明鉴,此时已是数九寒天,凛冬将至,虽不说滴水成冰,但也相差不远。若是工匠们只能身着单衣劳作于野外,那么不出三日,必有死伤。余见之,心有不忍,是以想请赵公下令,从少府内调拨一些御寒的衣物,发放给工匠们抵御寒冬!”

    “唔…”赵禹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又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这才微微叹息一声,对张然道:“小郎有怜悯之心,吾甚以为喜。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朝廷自有法度在上,就算吾乃少府卿,也不可任意妄为!”

    顿了顿,赵禹又道:“将作署之囚徒,赘婿,甲人之属,虽其情可悯,但却决不可因此私情而乱了法度,坏了规章…”

    说着,赵禹目光非常平静的看着张然,一字一句的说道:“法不容私情!吾是决计不会同意小郎私人之请的!小郎,请回吧!”

    “呼…”张然猛吸一口气,深深的看了赵禹头上那顶代表公正不阿,明辨是非的獬豸冠,心中知道,他这次算是白来一趟了!

    “好一个法不容私情啊!”此时此刻,张然不禁想起,董仲舒曾经对自己说起过的那句话:“为人廉傲,不受私人之请,家无食客,治狱严峻…”

    果然,名不虚传啊!

    想到这里,张然不禁在心底苦笑道:“呵呵…赵禹连王侯公卿的面子都不给,又岂会给我面子?看来我还真是想多了!”

    既然已经知道事不可为,张然径直起身,对赵禹拱了拱手道:“赵公,即是如此,那我便告辞了!”

    “嗯!”赵禹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拿起案几上的竹简,低头观看起来。

    张然见状,一甩衣袖,直接转身,迈步向大堂外走去…

    “小郎若是真的体恤那些工匠,劳役们,想要给他们弄些御寒的衣物,不妨去天子那里试试...”

    刚刚走到少府官署门口的张然闻声后,身子不由一顿,连忙侧身转头向堂中的赵禹望去。只见赵禹依旧神情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竹简,连头也没抬...似乎刚刚的话,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张然刚刚明明听的很清楚,刚才的话明明就是赵禹说的,绝对不会有假!

    想到这里,张然对于赵禹的印象也不由微微有了一些改观,同时也连忙转过身来,端端正正的对赵禹行了一礼,拜道:“多谢赵公提醒!”

    赵禹依旧形容木塑,不闻不问,好似全然没有听到一般...

    张然见状不由暗自撇了撇嘴,然后这才施施然的直起身来,转身出了少府官署!

    以赵禹的为人做派来说,能够提点张然一句,大概已经是极限了,张然就算继续待下去也对方也明显不会再多说一句了,所以,张然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