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绑定天才就变强 > 绑定天才就变强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被打击哭的李元真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三十三章 被打击哭的李元真


    长安。

    武王府前,一辆豪华的马车停滞着,从府内走出两道曼妙的人影。

    姜灵珑与王妃裴氏一同进入了华贵的马车,因为车夫赵无极被姜灵珑借给了方浪,故而,如今的马车车夫换了一位四品境界的武夫。

    马车的车轱辘转动起来,碾着长安的青石街道,卷起飘落的枯叶,顺着朱雀门,往皇城之中而去。

    入了皇城,下了华贵车辇,姜灵珑戴着面纱,搀扶着王妃裴氏,一同行走在僻静的深宫之中。

    不一会儿,抵达一处宫阙,王妃裴氏拍了拍姜灵珑的手,笑着说道:“灵儿,你去吧,娘亲去找贵妃她们,你好好跟你姨学习剑法,四季剑法你还未掌握住精髓,小方如今越来越强了,你若是不加把劲,可要被甩下了呢。”

    王妃裴氏一眼就看穿了姜灵珑的心思,这丫头今天跟她一起入宫,可不是跟她一样为了拜访那些深宫中的贵妃们,而是为了来学剑。

    姜灵珑的四季剑法,并不是姜武王所授,而是来自宫中那位。

    姜灵珑如星辉般的眸子弯成了月牙,随后,告别了王妃裴氏,朝着皇宫的偏殿之中行走而去。

    很快,在皇宫中见着了一处院落。

    院落外,没有太监,亦没有任何的守卫,但是无形之中,却是有着一股可怕至极的气息在蔓延着。

    姜灵珑在院落外,安静的站着。

    “姨,灵儿求见。”姜灵珑轻声喊道。

    随后,一股如清风拂面般的力量涌动,院落的门户自然的打开。

    “进来吧。”

    姜灵珑提步踏入了院子中。

    院子内,别有洞天,竟是有一汪小湖,湖中水流碧绿,泛着微微波光,湖中一隅,点缀有荷花荷叶,有碧藕于其中若隐若现。

    在湖的上空,有各种各样的异禽在展翅高飞着,哪怕是冬日里,亦是给人一种人间清暑地的感觉。

    在湖畔有一竹屋,竹屋外,有两人对坐,身前有茶壶在烧着热水,悠悠茶香蔓延着。

    其中一人,便是教导姜灵珑四季剑法的人,姜灵珑的亲姨,王妃裴氏的亲姐姐,裴贵妃,裴若男。

    这女子亦是继承了裴家的容貌,姿色极美,身材丰腴,端坐在竹屋前,有种从画中走出的样子。

    姜灵珑见着裴若男不由一愣,因为裴若男的对面坐着一道消瘦的身影。

    轻轻的咳嗽声在响彻不绝,时不时用布巾掩嘴。

    姜灵珑不由躬身:“灵珑见过五公主。”

    五公主面色苍白,笑着虚抬:“灵儿不必多礼。”

    裴若男则是看向了姜灵珑,笑道:“灵儿,你此行前来的目的,你娘已经提前跟我知会过了,剑蜀宗的确不错,不过,若是轩辕太华还在,或许还能教你些东西,如今就剩朝小剑那愣头青,他不懂你的剑。”

    “方浪这位新科状元,姨也有所耳闻,天赋妖孽,短短时日,在修为上已经超越了你,你想不被拉开距离,那接下来可要努力了。”

    “听闻方浪此子去往大道宗拔剑去了,若是此子真能拔出轩辕太华所留的几把剑,他的修为或许会不可思议的提升,你这丫头,得加倍努力了。”

    “接下来的时日,你便都在我这竹林中修行吧,看看能否参悟出四季剑法的剑意。”

    姜灵珑躬身作揖:“灵儿,多谢姨。”

    ……

    ……

    大道宗。

    大道陵外,千阶云梯。

    方浪动用了双修卡,身旁凝聚出了倪雯的虚影,模样几乎是实质,而且拥有倪雯的对阵法的感悟,并且,此次破解术阵之后,对术阵的理解,亦是会反馈到他方浪的身上。

    这就是双修卡的强大之处!

    双人破阵,登梯速度倒是骤然加快了许多!

    倪雯对于术阵的理解并不弱,而且是专业的术修,有其帮助,方浪底气也是足了许多。

    果然,在千阶云梯之上,方浪的攀登速度加快。

    渐渐的原本和他保持着同样破题速度的大道宗弟子,纷纷被他超越。

    方浪正在拉近和李元真之间的距离!

    石梯之上,李元真破解完一道术阵题,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扭头,便看到了追赶上来的方浪,顿时眼眸一缩,头皮发麻!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快?!

    千阶云梯的攀登,越到后面应该是越慢才对,方浪怎么就追上来了!

    李元真有股寒意自脚底下蔓延开来,方浪几乎成为笼罩在他心头上的阴影,在科考上他被华丽的击败,随后在资源战上,他打算一雪前耻,然而,依旧被瞬间击溃!

    两次失败,就像是两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他的心口,砸的他郁血喷洒,难受的喘不过气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天赋。

    而这一次,千阶云梯,大道陵开启。

    李元真虽然觉得自己没有希望登临前十,入大道陵中参悟,但是,他觉得方浪应该也做不到才对。

    毕竟,方浪并不是专业的术修职业修行人,他只不过涉及了术修职业,术修之道,他李元真才是专业的!

    因而,李元真觉得他可以压制方浪,至少,不能输!

    可是,感受着身后不断拉近距离,不断逼近的方浪,李元真那颗平静的心,开始不住的颤抖。

    仿佛有一只猛虎从背后,一步一步的悄然接近你,会在靠近你的瞬间,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没!

    李元真额头上满是冷汗,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继续在千阶云梯上破阵攀爬。

    不过,因为心有些乱,所以,李元真的破阵速度慢了些许。

    当李元真抵达一百八十梯的时候,方浪逼近一百二十梯。

    当李元真抵达二百梯的时候,方浪逼近一百六十梯。

    当李元真抵达二百一十梯的时候,方浪逼近一百九十梯。

    仿佛跟鬼一样,无声的逼近!

    李元真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仿佛一大片阴影笼罩住他的心神,让他无尽的绝望,那股连续的失败,所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恐惧,如此时此刻似毒蛇一般悄然钻出,朝着他发出嘶吼!

    李元真大口大口的喘息,他强迫自己进入破阵状态。

    当他再度破开一个术阵,踏足下一石梯的时候,一阵清风徐徐吹来,一席白衣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

    李元真扭头,被突然出现的身影,给吓了一跳。

    就像是梦魇中的恶鬼,一步一步从背后逼近你,在与其同行的刹那,露出狰狞獠牙!

    李元真感觉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什么碎了!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啊!”

    李元真捂住脑袋,嚎啕大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

    打也打不过,团体战也赢不了,现在连最擅长的术阵,也被反超……

    修什么行!

    李元真哭了,跪在了云梯之间,嚎啕大哭,就像是小时候被抢走了糖果,被人揍的沾染了满身泥的孩童,哭的伤心,哭的悲戚。

    方浪错愕的看着跪地嚎啕大哭的李元真。

    他脸上和煦的笑容不由僵住。

    干啥啊。

    我不笑行了吧?

    他这么有感染力的和煦笑容,你哭什么!

    方浪揉了揉脸,环顾四周,面对诸多怪异的目光,尴尬的摊手。

    随后,方浪继续迈步,破阵登梯,超越了李元真。

    ……

    ……

    山脚,牌坊门户前,清风徐徐,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山道上蹲在地上哭泣的李元真,以及超越了李元真,挤入前五十的方浪,一时间,面色皆是变换莫名。

    赵桢士黑着脸,大道宗的长老们更是神色凝重万分。

    “李元真……李浦一右相之子,天赋妖孽,根骨绝佳,就是这心态……不太行,可惜了。”

    赵桢士摇了摇头。

    从李元真的样子可以看出,这位术道天才,怕是被方浪给打击的崩溃大哭。

    这表现,实在是让人感到失望!

    本来还指望李元真能够挤入前十,入大道陵走一走,没准能够获得不小的传承,结果……

    一声声的叹息,自周围大道宗的长老们口中传出,显然李元真的表现,让他们很失望。

    而另一边。

    被倪雯搀扶着的老人黄芝鹤笑了起来,满脸皱纹都在堆叠。

    “李浦一家的小子,怕是被打击坏了,真的是惨。”

    “可是,修行之道便是如此,别以为修行是很风花雪月的事情,修行之道,从来都是踩踏着无尽天才的尸骨才能抵达山巅!”

    “像当初,轩辕太华一人独行,风华绝代,多少那个时代的天才天骄被她打击到崩溃,可是,真正的天才,是拥有极强的韧性,哪怕败了,也不会放弃,会奋起追赶,哪怕只能隐隐捕捉到一丝背影,也不会放弃。”

    “这才是天才。”

    “若是遭受打击而崩溃,那不是天才,那是只不过是有点天赋的庸才。”

    黄芝鹤说道。

    “修行的世界,是属于天才的,庸才……走不远。”

    黄芝鹤看向倪雯,深邃的眼眸中有几分感慨。

    “丫头,你应该也感受到自己渐渐被方浪这小子给拉开了吧?不过,老夫欣赏你的一点是,你不曾放弃,哪怕被打击的再大,你依旧在默默追逐着。”

    “像极了老夫当年。”

    “丫头,你是不是在研究术剑之道?此道,老夫亦有研究,你接下来跟随老夫修行,老夫努力帮你追上方浪这小子。”

    倪雯闻言,脸上不由浮现一抹不可置信的欣喜。

    黄芝鹤捋了捋胡须,脸上如黄连老根般的皱纹一堆,笑道:“朝小剑就是个莽夫,他懂个屁的术剑之道。”

    “多谢黄前辈。”倪雯赶忙躬身,谢道。

    一旁的赵无极又忍不住用手捂脸,不住的咳嗽出声。

    “咳咳……还喊前辈呢……咳咳……”

    倪雯闻言,不由一怔,下一刻,对着黄芝鹤行大礼。

    “倪雯,见过师尊。”

    这姑娘灵光!

    赵无极顿时笑开怀。

    黄芝鹤亦是大笑出声。

    远处,赵桢士冷着脸:“高兴什么,方浪此子如今不过刚刚挤入前五十罢了。”

    “想要登大道陵拔莲回剑,就这种水准,可远远不够。”

    “不入前十,他连拔剑的资格都没有。”

    黄芝鹤扫了赵桢士一眼:“小赵啊,方浪小友是个实在人,你慢慢看着吧。”

    “哼!云梯千阶,前五百阶考验破阵之法,后五百阶则是攻伐灵念的术阵考验,后五百阶更难,而且会逐渐拉开距离。”

    一位大道宗的长老拂袖冷哼。

    周围顿时沉默下去,默然无语,大家皆是仰头,盯着云梯千阶之上,不断攀登的诸多蓝衣,以及一抹白衣。

    ……

    ……

    五百阶,是一道坎。

    前五百阶,考验破阵之道,后五百阶则完全不同。

    方浪踏足五百阶,身侧双修卡所凝聚而出的倪雯身影,已然破碎消散。

    随后,有磅礴的关于术阵之道的理念和知识涌入他的脑海之中,这就是双修之卡的强悍之处,这云梯千阶,倒是帮助方浪弥补了他在术阵之道上的不足之处。

    当方浪踏足五百阶的时候,眼前的画面骤然一变。

    刻在布满青苔的石梯之上的术阵刻纹,仿佛在这一刻复苏过来,形成了完整的术阵,一个灵念波动,仿佛使得周遭的环境,化作了千针万叶瀑布疯海!

    方浪伫立石梯之上,起风了,白衣衣袂在风中凌乱飘荡。

    这些被激活的术阵,散发着可怖的攻势,仿佛要对方浪的身体和精神造成可怕的摧残!

    这便是后五百阶的难度,逐渐攀升的难度!

    一个个术阵不再是让登梯人找寻错漏,而是激活化作灵念攻击,影响周遭的环境,影响自然,对登梯之人发动直逼灵魂的攻伐!

    方浪止步,顿在了第五百梯。

    在方浪的眼前,一把锋锐的灵念所形成的风刀,劈头砍来。

    方浪头皮微微收紧,不过下一瞬,他的眼睛却是一亮。

    打架么?!

    前五百梯都是考验术阵之道的缺漏,方浪不擅长。

    但是,后五百阶,居然是考验打架!

    这方浪擅长啊!

    方浪的灵念乃是击碎铁律血箭所吸收,蕴含了铁律的那股韧劲和攻伐威严!

    反超,或许……就是从五百阶开始!

    轰!

    天地之间,一股飓风吹拂,化作一把刀自方浪头顶斩下。

    方浪识海中那枚灵念所聚的神泪一颤,随后,方浪徐徐抬起手,手中宛若握着一把弓。

    灵念所聚的弓!

    屈指,拉弓!

    灵念所化的箭矢飙射而出!

    箭头高速旋转,仿佛一头咆哮的血色怒龙!

    嘭!

    风刀爆碎,方浪身前,代表了第五百梯的术阵浮现,“哐当”一声,像是镜子般被打碎,支离破碎!

    方浪白衣猎猎,弯弓踏入下一阶。

    ……

    ……

    五百梯后,能够继续攀登的大道宗弟子变得零零散散,屈指可数。

    安梵行走在第八百九十九梯,他背负着手,湛蓝色的道袍飞扬间,有几分潇洒。

    尽管在团体战中败给了方浪,但是,对他的打击和影响依旧不大,毕竟,他像是个魔王,而方浪等剑蜀宗的弟子,不过是合伙打败魔王的勇士罢了。

    他哪怕败,也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而败!

    术阵凝聚成型,眼前似乎有一股飓风席卷,安梵灵念涌动,顿时术阵成型,于他眼前化作了一堵墙,面对飓风的肆虐,墙壁破碎不堪,可是,安梵依旧是挡住了。

    第九百梯!

    安梵嘴角微微上挑。

    那么……

    方浪此刻到哪里了呢?

    是否抵达五百阶了?

    伫立在九百梯,宛若高处不胜寒的安梵扭头回首,俯瞰山下云间石梯。

    他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伫立在五百梯,闭目的方浪。

    “哦……到五百梯了,不愧是此届新科状元,哪怕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依旧能表现的十分过人。”

    “不过……仅此而已。”

    此时此刻,才到五百梯,想要追赶上前十,基本无望。

    因为,后五百梯的破阵难度会直线上升,非常消耗灵念,实力不够,会被术阵碾压到崩溃的!

    忽然。

    安梵看到方浪动了。

    随后,他脸上的笑容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

    因为,他看到方浪在云梯间屈指弯弓,几乎是一个呼吸,就破开了五百零二梯的术阵。

    方浪的动作越来越快,从原本的徒步登梯,到后来,白衣猎猎,于云梯之间奔走!

    一边奔走,一边射箭!

    一箭碎一阵,一箭过一梯!

    势如破竹,犹如一头扶摇直上的白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