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签到天师宫,下山已无敌 360、猎荒大典,开始!


    林少峰羡慕的看着上首的徐成。

    他拼死拼活,以当年的军功积攒,才换来个一城之主。

    可这位,直接就是二十城为聘金。

    徐成微微沉吟。

    二十城还是三十城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事情。

    他也看不上所为的收益。

    他一个修仙的,要那些灵币有个毛用?

    只是按照曹聪所说,整个天武世界的丹药、符文资料文献都被中州收拢,垄断,他想得到,还真只能去中州。

    去中州,等实力强大了,去抢也行。

    可抢东西,反而不如依靠中州皇朝的力量,直接将那些东西拿到手。

    “好,等我参加完猎荒大典,就去中州。”

    徐成伸手接过令牌,稍稍打量一下,然后开口。

    “好。”

    曹聪面上闪过喜色。

    “那曹某就在东越城等候大人。”

    执掌二十城,身份地位还在曹聪之上。

    “徐大人,我东越城其他东西拿不出,各种矿藏倒是不少。”

    “这样,我城主府的库房打开,任大人挑选,如何?”

    徐成接了令牌,答应去中州,林少峰又是失落,又是松一口气。

    失落,自然是东越城少了一位镇压高手。

    松一口气,则是有这样一位高手在城中,他这城主,做的胆战心惊。

    城主府的库房?

    徐成想到那张分布图上,城外那些矿脉之中的灵材。

    “行,我去瞧瞧。”

    ……

    当徐成领着沈家姐妹回到明珠武道馆时候,已经是满天星斗。

    “徐成,参加完了这次的猎荒大典,你就会离开东越城?”

    小丫头低着头,低声问道。

    这是结束宴会时候,白蕊她们透露出来的。

    “怎么,舍不得我?”徐成哈哈一笑,伸手抚在小丫头的脸蛋上。

    “要不,你想想办法,留住我?”他凑在小丫头耳边轻声说道。

    小丫头脸一红,伸手将他推开。

    “色胚,要留也是我姐留你啊。”

    说完,她已经红着脸跑开。

    沈明珠摇摇头,转身就走。

    这就,都跑了?

    徐成伸伸手,微微摇头。

    还以为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呢。

    回到房间,他伸手召出丹鼎。

    丹鼎旋转,化为丈高。

    一团团的灵材从丹鼎之中被掏出来。

    现在,这丹鼎充当了储物的器具。

    东越城外,真有不少还算不错的灵材。

    有些是已经开采出来,城主府库房里有的。

    还有不少,是城主府都没有藏储。

    看过脑海中的矿藏分布,徐成准备抽空去城外,寻找些需要的灵材,然后,炼制一柄好剑。

    将丹鼎中拿出的灵材全都炼化一遍,他开始盘膝静坐,搬运气血灵气。

    越是到入道境界前,越是要心静。

    达到先天巅峰后,他需要寻找自己的道。

    ——————

    “落叶拳该有后续拳法,我昨晚推演了一番,将后面的拳法教给你们。”

    第二日晨练,徐成也不再隐藏,直接将落叶拳的完整拳法展示出来。

    两个小丫头学的认真,再加上天赋不错,修为层次也够,不过三两日,就将自身实力又提升了好几倍。

    沈心悦有那些兽丹和灵丹的改造,浑身力量不断凝聚,化为一片青色树叶飘悬。

    她也终于可以做到悬三丈而不落。

    沈明珠对徐成教授的御使法宝手法很感兴趣。

    那发簪平时收在发间,关键时刻,只需要她指尖轻动,就能再十丈之内,纵横飞旋。

    以此银簪的杀伤力,就是灵武境巅峰,初入真武,都能一战。

    徐成还去城外,寻了一些灵材,炼制了一柄长剑。

    然后在小丫头的软磨硬泡,加上一点小小甜头的交换下,徐成将两套剑法传给沈家姐妹。

    自然,剑法传了,还需要量身打造两柄长剑。

    这几日,明珠武道馆之外已经成为东越城禁地,寻常人不得入内。

    要不然,那些想要拜入武道馆的武者,怕是要将门槛踏破。

    这让小丫头有些不开心。

    她还准备大开武道馆,好好收一笔呢。

    陶家兄弟在徐成的指导下,学习了几种简单丹药的炼制手法。

    至于拜徐成为师,被徐成拒绝。

    他没兴趣收徒弟。

    白家几位灵纹师来,向徐成请教了几回灵纹的绘制。

    卢明伟则是在徐成指点下,成功绘制出一张能激发力量的符箓。

    要么带着小丫头去机车俱乐部,要么半夜拉了沈明珠去城外杀荒兽,徐成的日子,过的很是舒坦。

    虽然没有真干什么,但搂搂抱抱,吃吃樱桃葡萄等水果,还是可以的。

    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

    两个小丫头的修为,已经达到灵武境巅峰。

    徐成自己,已经在先天境巅峰徘徊好几天。

    只是寻不到自己的修行之道,让他无比郁闷。

    ……

    “徐成,你,保重。”明珠武道馆外,看着收拾停当的徐成,沈明珠有好多话想说,最终,只化成一句保重。

    小丫头则已经捂着嘴,红了眼眶。

    今日之后,他就不会回来了吧……

    整个东越城,无数武者汇聚,向着城外奔去。

    徐成和卢明伟悄然顺着人潮,往城外去。

    “姐姐,他不会再回来了吧?”沈心悦的眼泪流下来。

    “你,为什么不留下他?”

    她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姐姐,也是泪珠滚落。

    “我……”

    沈明珠想起昨晚,自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最终,却没有敲开徐成房门的勇气。

    “他,或许不会回来了吧……”

    沈明珠轻轻低下头。

    “哈哈,我回来了!”

    “总算赶上了!”

    “不然我明珠武道馆可就要摘牌子了!”

    大道上,一位满脸胡茬,身材壮硕的大汉扛着个大棍,背上背着大包,大步奔来。

    “父亲……”

    两个小丫头呆在那里。

    一身武士袍,风尘仆仆的武者,可不就是她们期盼许久的父亲沈默,明珠武道馆的馆主?

    “哈哈,就知道你们想我。”大汉哈哈大笑,走上前,伸开手,又缩回去。

    “放心,我回来了,你们哭什么?”

    他将背上的大包往地上一放,满脸兴奋的开口:“这一趟,我可是赚了十个灵币!”

    “告诉你们,我从西陵城来,那边发了任务,斩杀一个叫徐成的人,赏金一百灵币。”

    “现在,不知道多少武者正往我们东越城来呢。”

    大汉满脸兴奋,低声道:“你们将灵币藏好,我去出城参加猎荒大典,将那个什么徐成斩杀了就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