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影帝从签到开始 > 影帝从签到开始最新章节 > 451 你赌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影帝从签到开始 451 你赌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嗡嗡。”

    大疆无人机盘旋半空,远程显示着奈何桥的俯视全景图。

    大疆,打钱!

    叶秦探出头,仔细看着遥控器界面,在大脑里快速地找到安全的路线。

    但同时,无人机摄像头同样拍到山洞洞顶的诡异景象,一颗颗晶莹像珠子的卵串在一块,垂挂着发出淡淡的白光。

    赫然是发光萤火虫,发出的光使洞顶宛如银河一样,璀璨耀眼,恰恰不少的飞蛾扑翅,冲向萤火。

    银幕中的叶秦,眉头紧锁,产生不祥的预感:

    “八卦代表的是方向,东北角,请。”

    王芝代表千叶真一说道:“你们先。”

    话音落下,忠诚迷信的信徒们端起一把把枪。

    摸金三人组,被胁迫地带头领路,一行人在寻龙诀的精准定位下,有惊无险地走过一座座看似腐朽破旧的危桥。

    而后,来到一根蘑菇石柱的蘑菇包里,一尊穿戴着萨满服饰的祭司神像,盘坐在莲花上,膝盖上摆着两个头骨,四周都是人骨窜成的装饰,阴森可怖。

    “嘶,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黄博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老胡,接下来往哪走。”

    “看到这个手印没?”

    叶秦拿着工兵铲戳了戳雕像,就见他二手的拇指和食指围成圆形,显然是某种结印手势。

    “这就是明示,’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黄博拍拍胸脯说:“诶,不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老胡,你不要欺负我凯爷没文化!”

    “那是霓虹人译错啦!”

    舒其扬起秀眉,《鬼吹灯》系列里,一直都是雪莉杨军师,王凯旋先锋,叶秦司令,电影才过一半,人物角色,在细枝末节中站住脚跟。

    “所以,手印前面这条,就是最终的出口。”

    然而,眨眼间地动山摇。

    画面一转,原来是千叶真一取下彼岸花的徽章,再次触动机关,引得蘑菇石柱,一根一根燃烧着幽绿的火光,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坍塌。

    “这帮孙子,又动手了。”黄博愤怒地挥舞拳头。

    “不要说了,快走!”

    叶秦感觉到脚下的柱子晃动得越来越厉害,神像从头崩开一道裂缝,宛如蜈蚣向下攀爬,地面龟裂。

    “噗噗。”

    绚烂的火焰,刺眼夺目。

    栖息在洞顶的飞蛾,不自禁地俯冲向下,一沾磷火,像一颗着火的子弹,胡乱地飞舞。

    “啊!”

    “啊!”

    千叶真一的随从里,没有穿阻燃服的“炮灰”,被燃烧的飞蛾沾到一点,绝对无法扑灭,瞬间燃遍全身,烧成灰烬。

    叶秦忙不迭地抄起工兵铲,敲掉几只扑火的飞蛾。

    耳畔边,凄惨痛绝的尖叫,淹没在石柱崩塌的巨响里。

    边跑边打,逃到出口,回头一看,目光与不远处的千叶真一碰撞,眼神里蕴含着负责的情绪,无以言表。

    黄博心有余悸道:“这可不是咱们不仗义,是他们自己。”

    视线里,千叶真一所站的铁索桥,伴随”轰”的一声,定格在一个个尸骨径直地掉入忘川河,水面飘荡骸骨。

    “啊。”

    胆小的女观众捂住眼睛,只敢透过手指缝隙,偷偷地看下去。

    旁边的男影迷们虎躯一震,但凡看惊悚恐怖电影都有经验,片子不可怕,被片子吓住的女人才可怕,一惊一乍!

    比如现在,叶秦的手,被大甜甜死死地拽住不松开。

    她害怕地哆嗦,却贪婪地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镜头。

    叶秦犹豫了一下,伸出另外一只手,轻拍几下大甜甜的手背,小心地安抚着。

    能被自己演的电影吓到,没谁啦!

    ……………

    “现在的位置海拔负22米,位于山腹西西北292点3度……”

    舒其打着手电筒,前方敞开的大门里,黑沉沉的暗不辨物,光线照射进去,便被里面的黑暗吞没掉了。

    “凯旋,糯米。”

    叶秦摊开手,等黄博把袋子里的糯米倒在掌心,立刻天女散花一般抛进密室。

    然而,密室中仍然没有半点动静,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听见他们自己粗重的呼吸。

    “没动静?”

    黄博按捺不住,一马当先,叶秦、舒其紧随其后,鱼贯而入。

    眼前,雾蒙蒙一片。

    电影整体的色调比之画内明亮一些,但深蓝的色调,依旧营造出不可名状的恐怖氛围。

    “雪梨,凯旋。”

    叶秦分不清自己的位置。

    “吗的,活见鬼,走了一路又回来,怕不是遭遇鬼打墙吧?”

    黄博骂骂咧咧,感觉一直在原地转圈。

    突然间,背后有一阵阴风吹过。

    “呼呼~”

    雾气渐渐地散去,遍地都是破碎的石柱和巨大的石像头颅。

    那些石像恐怖的表情,似乎是一种警告。

    “这,卧槽,这他吗!”黄博爆粗道。

    映入仨人眼里的,赫然是一根根柱子,上面绑着一具具已经风干的尸体,宛如刺猬一样,全身扎满弓箭。

    弓箭上,同样长着黏糊糊的苔藓。

    “这是辽代一种祭祀,叫射鬼箭,祈鬼神,以慰亡者。”

    舒其犯看到一具具躯壳上长满白毛绿藓,犯起恶心,掩住口鼻。

    “有苔藓,有草,说明有秘密通道,通向出口。”叶秦掏出风水罗盘。

    “不是,都到这儿了,真打算撤啊?”黄博抬高一个声调:“来都来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过去终究是过去,就像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人要往前看”

    “你胡八一,拿得起放得下,我念旧。”

    黄博哽咽,情绪激动道:“这些年做梦,小丁就出现我面前,不管是真是假,她就这么盯着我,她问我找到彼岸花没有?”

    舒其双手抱胸,看向叶秦,而他,演出正在沉思缅怀的样子。

    接着,就是一段叶秦、黄博、大甜甜的革ng回忆片段,涌现而出。

    ……………

    “有点像《黄皮子坟》,跟《精绝古城》,还有其他系列的融合体。”

    “有点像,你看现在,就是《精绝古城》的那个霓虹地下军事基地一样,到处都是鬼子掉落的枪械……”

    影迷们指指点点,陆钏越看越不是滋味。

    再也坐不住,霍地起身离开,再看下去,他都想不认自己是《九层妖塔》的导演,甚至不希望电影能上映。

    自信全无,灰溜溜地中途离场。

    银幕当中,迷雾逐渐地退散,到处都长着一片片幽绿潮湿的苔藓,像毡布一样,包裹住地上霓虹士兵的尸骨。

    “老胡,找到家伙什!”

    黄博从残垣废墟里找到几个牛皮纸裹住的箱子,上面全是日文,摆明是物资。

    光电不允许主角团持械,但得亏编剧设计巧妙,没有枪没有炮,敌人来造。

    霓虹就是来送装备。

    “看看有没有顺手的家伙,每人拿上几样。”

    叶秦迫不及待地撬开一个装步槍的木箱,抓起其中的一支三八大盖,哗啦一声拉开枪拴,用手电筒照了照,“这批枪放了有五六十年,好在里三层外三层包着牛皮纸,而且机械部分上过油,应该还能用。”

    “这里怎么会有霓虹鬼子的尸体?”

    舒其皱眉地分析道:“从我们刚才那条路过来是不可能,那么,只有一种情况。”

    “就是小丁他们埋葬的仓库过来!”叶秦、黄博异口同声道。

    “倉庫?”千叶真一脱掉银色的阻燃服,大步流星,走出boss的气场。

    叶秦等人果断地隐蔽在石像巨石后面,边装填子弹,边眯着眼。

    “胡八一君,你想跟我火拼?”

    千叶真一扫了眼地上的枪支弹药,立刻了然,第一次破天荒地说中文。

    “这种老古董,你觉得还有可能开枪吗?”

    叶秦勾勾嘴唇:“有一颗能射出来,就足够了。”

    千叶真一板着脸,大手一挥,随从们该拿枪拿枪,该拿手雷拿手雷。

    在双方对峙的一瞬间,叶秦脑子里转了几转,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枪响。

    黄博手里的三八大盖,开出第一枪。

    “卧槽,子弹年份太久,走火了!”

    过期的子弹不等于绝对不能用,只是哑火、走火的几率,比正常的子弹高得多,可千叶真一会信吗?

    会信,才有鬼!

    “砰!”

    “咻!”

    叶秦拿着上个世纪的日械,得亏他进军营,扛过枪,打过仗,轻车熟路,如臂使指。

    然而,在火力上,千叶真一,人数众多,占据上风,叶秦、黄博两杆枪,慢慢地招架不住。

    关键,时不时放哑弹。

    “凯旋,你他娘的歪把子机枪呢!”

    随口吼一句,吓唬吓唬他们。

    就在硝烟四起的时刻,千叶真一及时地制止:“胡八一君,我与你之间,并不是仇人,我只是想雇佣你们替我寻找彼岸花而已,钱不是问题,我志在拯救天下,世间已苦……”

    “何况,这里还需要你这个摸金校尉,寻找出路带我们离开!”

    暂时熄火,叶秦嫌弃地睨了眼香瓜手雷,继续给另外几支三八大盖装填子弹:

    “你说的对,我记得告诉你出路。”

    “这就对了,芳草萋萋,这里不应该是你我的火葬场。”

    千叶真一扬起邪笑,“芳草萋萋,这已是我的火葬场”,是霓虹徘句,意味着“你想得太美了”。

    王芝心领神会,手雷随时准备着。

    “就在你的东南方,牛马殉葬沟隔了一百多米的地方,那里有三块白卵巨石,是萨满教的祖石,意味光明、母亲、生命的母石,认为是可以寄魂的载体。”

    叶秦看去,镜头也跟着而去,殉葬沟里,到处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古蒙古族文木牍、彩绘木片及金饰、木牒、木翅、木鸟兽、铜器、粮食和大量丝绸等陪葬物品。

    这便是“三生石”,风火山林的“林”。

    石化森林!

    “我需要怎么做?”千叶真一问道。

    “寻龙千万重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叶秦念着《寻龙诀》,指出把干尸捆成粽子的柱子,是严格照着“十天干十二地支”摆设。

    “生门,就在第三块,按动第三个人身鸟头的白石头,就可以打开通道。”

    千叶真一如是照做,吩咐一个手下怯怯地走出交火的区域,开启机关。

    刹那间,人身鸟头的巨大雕像抖动,积聚的灰尘砂石全部抖落,慢慢地挪动,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近在眼前。

    一道艳丽且炫目的红光射出,观众们全都感觉似曾相识,不少人喃喃道:“这不就是开头霓虹鬼子复活时的红光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