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影帝从签到开始 番外 三体(一)


    2021年,2月。

    叶光纪带头救市,勉强扛住影视寒冬,比一比,欧洲崩溃,好莱坞停工,纵观世界疫情,华夏风景独好!

    光回暖不够,叶秦直接整个大的,预示春天来了——

    《三体》,如期在春节档首映。

    饥饿的院线丧心病狂,直接给出43.3%的排片,其他片商只能退档的退档,改期的改期,暂避锋芒,毕竟是《三体》啊!

    丫的还是叶秦主演!

    秦时明月影院里,大大小小的影厅坐满规定上限的75%座位率,人头攒动,翘首相望,当过道出口里走出主创团队,顿时水烧开似的沸腾。

    “啊!”

    “夏洛特,黑寡妇!”

    “什么夏洛特,叫郝建。”

    扮演希恩斯夫妇的卷福、斯嘉丽甫一亮相,立刻哇声一片,虽然凯文史派西、惠特克没有来华夏,但一点儿不可惜,还有更重量级的——

    局座!

    在战忽局局长面前,吴晶、巩皇都要黯然失色,人气之高,只有叶秦不落下风。

    顷刻间,异地过年的异乡客们,暂时把思乡恋家的情绪丢到一旁,也暂时忘了疫情,仿佛回到疫情之前,正常地看场电影。

    叶秦戴着口罩,握住话筒:

    “科幻电影,一直是衡量一个国家电影工业程度的试金石,前年一部《流浪地球》,重重地砸开华夏科幻电影大门,但工业化还不够,感谢观众们、影迷们的包容这些瑕疵。

    这次的《三体》,我希望能解答,’华夏科幻电影名片究竟是什么样‘!”

    长话短说,一切牛皮都等结束见真章。

    影厅瞬即暗下,银幕泛起光亮。

    全景,落日余晖,深蓝的夜空和艳红的晚霞,像颜料混在一块,下一画面,便是随微风拂动的草木,镜头向后,一点点拉动。

    一座坟墓上,有一只蚂蚁爬过。

    佟大丫的照片嵌在里面,墓碑赫然写着“杨冬之墓”,在它前方,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并肩站着。

    “小罗啊,冬冬常常提起你,她说你是搞天文学的。”

    巩皇拄着拐杖,冷漠的脸色忽然带了一点柔光,看着叶秦饰演的罗辑,俯身献花,祭奠亡女。

    “以前是。”

    叶秦站起身,正脸朝向观众,“现在我在大学里教社会学,就在您那所学校,不过我去的时候您已经退休了。”

    “社会学?跨度这么大。”

    巩皇在特写中,表情微动,似乎做着某种抉择,细细地打量这位习气放荡的花花公子,“怪不得她说你很聪明。”

    “小聪明而已。我这人确实胸无大志,很浮躁的。”

    “我倒是有个建议。”

    巩皇缓缓地转过身,拄拐背对墓地,语重心长道:“你为什么不去研究宇宙社会学?“

    “《宇宙社会学》?”叶秦错愕不已。

    “就是假设宇宙中分布着数量巨大的文明,很多很多,这些文明构成了一个总体的宇宙社会,宇宙社会学就是研究这个超级社会的形态。”

    说话间,坟墓上的蚂蚁动了动触角。

    巩皇抬手,指向星光璀璨的夜空,像个npc,细声细语地向新入坑的萌新影迷们灌输《三体》世界观——

    浩瀚宇宙,定有地外文明。

    画面中,漫天星辰,斗转星移,忽然间,一个巨物拖着一根长长的白色尾迹,冲向天外,镜头一切,圆柱体尾端爆发出烈焰,灼热的气流吹起漫天的积雪。

    像看不见的巨手从线团中抽出一根线拉向太空,轨迹在一块大屏幕里显露无疑。

    嗡嗡嗡,警报作响。

    在银幕左下角打着“北美防空司令部指挥中心·n系统控制室”,美军少校接听着来电。

    “亚洲方面刚刚来电询问,太平洋五号正在监测。”

    轨道监测员报告说:“目标反射度3.52,三号见识窗口传回热成像谱线图。”

    “目标已甄别,重复一遍:目标已甄别,停止发射。”

    “不用呼叫了,已经晚了。”史泰龙穿着美军将军的制服,“我们攻击的到底是什么?”

    “您还记得去年国际空间站的综合舱换过一块反射膜吗,就是那个东西。”

    “所以你们把那个该死的东西当成低维展开的智子?”

    史泰龙轻轻地锤了下栏杆,结果就是数据甄别错误,根本不是智子。

    “智子是什么?”

    宋琪戳了戳男友求解。

    谷洢  “呵呵,等下电影里没有说,我在告诉你,不然就剧透了,总之是个很强大的设定。”

    男友故作高深,神神秘秘,就像揣着秘密不肯透露的小男孩。

    “切。”

    宋琪撇撇嘴,就见银幕画面转到酒店房间。

    “声音开大点。”

    叶秦盖着被子,赤身躺在床上,嘴里叼事后烟,遥控器调高点声音,电视里正在播报着载有核弹头的拦截器的新闻。

    “切,好像你真的关心一样。”

    古力渣渣穿着丝袜,一点点往上拉。

    明眼人都瞧的出来,孤男寡女,显然刚刚经历一场枪林弹雨、狂轰滥炸。

    “瞧你这德行,也算学者?”

    “不,是青年学者。别看我现在没什么建树,那是因为我没努力,我这个人要是努力起来……”

    叶秦一副吊儿郎当,语气浮夸。

    话没说话,就被古力渣渣丢来衣服,衬衫盖在他的头,打断叨叨,“切,就你那个什么亚文化?”

    “是宇宙社会学,就是外星人的社会学,当年我差点就成明星学者。”

    “呵呵,现在外星人都烂大街了,你的话我已经没几句能信的,除了一句。”

    “诶,哪一句啊?”叶秦穿上衣服。

    古力渣渣双手抱胸:“你快点起来诶,我想出门了。”

    “诶,到底哪一句啊!”

    “不告诉你。”

    同期声转场,衔接丝滑顺畅,两个人再出现银幕,已经坐在露天咖啡厅,像一对情侣悠哉地吃着早饭,聊天谈心。

    “咚咚咚,咚咚咚。”

    对面的道路上,一个工人正用钻地电钻机钻地,目光却始终没离开叶秦,他回头冲车上的同伴对视一眼,下一秒工程车开出画外。

    叶秦站在路边,送古力渣渣上车,他操作手机,从电话名单里删除“法律系学妹”,包括围信等一切联系方式。

    hetui,海王!

    “我们还是得赶快学会生活。”古力渣渣矜持地抓着包。

    “那么,再见了。”

    叶秦神情平淡,拔diao之无情,动作之熟练,堪称渣男楷模,甚至连帮妹子打开出租车的车门,都懒得做。

    “本色出演!”

    刘天仙凝着眉头,咬牙切齿。

    “茜茜,你说什么?”刘小莉诧异道。

    “没……没什么。”

    刘天仙心虚不已,又是一阵遐想,脸颊又红又烫,简直像个烧红的茶壶。

    只见古力渣渣回眸,眼里略微不舍,折返走到叶秦的面前,踮起脚想分开前续上吻别。

    然而叶秦身体向后倾躲开,吻别都不给。

    好家伙,当初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是牛夫人!

    古力渣渣破口大骂,拎起lv挎包,狠狠地甩动,直冲他的脸而来。

    “啊~”

    叶秦下意识闪身,一不留神绊上消防栓,侧面摔倒,狼狈样立刻激起古力渣渣报仇雪恨的快感,噗嗤发笑。

    “哈哈哈。”

    笑声没两下,刚才的工程车横冲直撞,嗖地撞开一辆辆停靠的汽车,车头凹凸不平,但依然高速径直地冲来。

    不偏不倚,正好撞向古力渣渣。

    她就像一个没有骨骼的布娃娃,飞跃车顶,整个人在半空划出抛物线,重重地砸在一辆红车的车顶,整个人撞得细碎。

    而叶秦,恰恰被绊倒时,滚了两圈,竟然奇迹般地幸免于难。

    眼前,遍地都是撞死的死人,撞伤的路人。

    耳边,尖叫声、惨叫声,嘈杂交加。

    “啊!”

    伴随着小女孩的哭声,叶秦沉沉地昏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